lovelyhuanglily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我念中学那会儿,是一个非常专注的好学生.毫不夸张地说,至少有6年, 我不曾详细地看过一本漫画, 好好地参与过一场选秀---当然这话也不能说得太满. 我读高中的有一年,正好赶上超级女生在国内颇火的一届选秀, 我确实逃了几次自习课去看电视来着, 也经历过每天魂不守舍的阶段, 还借了亲友们的手机给我喜爱的歌手投票. 她那年果然拿了很好的名次, 但是当我的模拟考试成绩从全班前5下降到前15之后,我果断地放弃了这个临时的爱好, 还是把主要的精力投在了唯一的目标,也就是学习上面.

 

那时候手机还不普及, 我还在用着松下的翻盖手机. 那时的短信是一毛钱一条, 飞信是在我大学期间才发生的产物, 更不要说微信了. 一毛钱在那个通货膨胀还不明显的时代, 还是相当有价值的,起码发多了短信真的会肉痛. 我一直是个节俭的人, 铺张的毛病是遇到现任老公之后才养成的, 所以那时候, 我发短信非常走极端, 要么是惜字如金代替电话, 要么是洋洋洒洒一大段全当作诗, 反正都是一毛钱.

 

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对窑姐的那条短信印象那么深刻. 窑姐是我以前老学校的朋友, 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 但是很抱歉没有义结金兰, 反倒成了冤家刺头. 那时我刚转学不久, 正经历着学习上从屌丝到高帅富的逆袭, 心里难免沾沾自喜, 空余时间也都花在了发短信上面. 结果那天我正无聊, 突然收到窑姐的短信.

 

“我好伤心啊, 你陪陪我, 张小凡死了.”

我压住幸灾乐祸的念头, 把年级里所有张姓同学的名字过了一遍, 没有记得谁叫张小凡啊.

于是我回信问他, “谁是张小凡? 他是哪个班的?”

 

结果换来了一个解释加一个问题, “诛仙里面的张小凡啊, 你没看过?”

额, 我只能如实回复, “我没看过, 诛仙是哪个?”

结果换来了更多一波的嘲笑. 大意是哈哈哈哈你连诛仙都没看过张小凡都不知道你真是个弱智真可怜哈哈哈哈.

 

于是发奋图强的我在高考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卓越上定了一本诛仙6,还是货到付款的, 老子不仅要让窑姐知道我看了诛仙, 还得让她知道我那么年轻就开始参与E-business了,尽管是最终消费者端,但是还是比校园旁边的小书店高大上多了,呵呵.

 

结果我只看了6,但是没看懂, 1-5都没有看的情况下, 我不明白为什么张小凡的死会让我伤感. 我也不觉得作者的文笔有多好, 总之那本书很早就留在家里落灰了.

 

后来我上了大学,不是自己喜欢的专业,所以也不那么热爱那座所谓的名校. 我觉得那个校名是如此容易地被归结为一个本三学校, 或者一个专业的名字. 学校里的学生叽叽喳喳吵吵闹闹, 因为工作好找所以学风一般, 我昏昏谔谔地过了四年, 然后稀里糊涂地拿到美国奖学金offer出了国, 继续2年昏昏谔谔然后拿到了一个master, 然后纯凭运气在美国找到工作, 留了下来. 这些年, 除了大学加了一个不错的社团, 认识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朋友, 谈了几次失败心碎的恋爱, 最终遇到了一个不错的男人之外,我一直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什么成就. 

 

起码,如果我知道最后的结果, 中学那6年我不至于那么拼命地去努力.

我那些年连诛仙都没有看过呢,呵呵.

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 昏昏谔谔

 

 

 

美国最大的好处就是教会了我如何和自己相处. 这里是如此的地广人稀, 人人都是如此的独立, 每天下班就回家, 除了周末不会有太多party时间. 美国人不带你玩, 中国人玩着玩着就斗起来, 到头来发现,还是自己留在家里的时间最多了.

 

不像国内,有大把的时间随波逐流, 经营关系, 热热闹闹, 红红火火, 折腾不休.

 

于是我有大把的时间和自己相处,相处到最后也就习惯了.给我一个手机,一个电脑,我可以自己和自己玩上一年都不会孤独到死. 所以我又捡起了阅读的习惯, 又开始看漫画了,尽管我上一次完整地读完一本漫画是在小学的时候, 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于这个习惯的掌控. 

 

我开始对着二次元着迷, 开始掉到进击的巨人这个大坑, 开始追逐同人文和百度贴吧, 甚至开始自己动手写作, 或者是翻译一些英文的作品.

 

这次轮到我给窑姐发微信了,“喂,我看了进击的巨人了,超级好看,兵长好帅,我太爱韩吉了”

 

“切,无聊,谁还要看那些小孩子才看的东西.” 尽管这次是免费的了,回信还是只有少少的几个字.

 

“额, 但是确实很好看啊, 非常的热血和励志啊”

 

“切,无聊,以前看得太多了,早就不想看了,我还要攒钱买房子呢……你要是这么闲得荒, 帮我从美国带个包吧, 这个是链接, 我回头给你钱.”

 

额,看来我还是那个被鄙视的对象哈哈.

 

经历过的东西就不想重复了, 早点经历就不会太过伤心, 我一直就是这样劝自己的. 因为各种原因, 我遭遇挫折相当早,学东西又快,于是生生地从一个敏感又善良的孩子, 变成了什么事情都哈哈一笑就过去的,无论什么时候都逼着自己看到好的一面的大人. 不抱有期望就不会失望, 没有企图就不再有伤悲. 我就是这样哄自己开心的, 结果哄着哄着,自己就掉坑了.

 

不过变老总得来说还是有好处的, 它让我越发感受到生命的掌控和自由, 对于不喜欢的东西更有资格说No. 我不再羡慕少年的青春和老人的阅历, 这都是温水煮青蛙一步一步来的, 用心去做, 总是会达到的, 这并不难.

 

但是有一颗像以前那样精灵剔透的心就难了,毕竟我们都老了,不是吗?


[心情]听蝲蝲蛄叫,你就不种地了吗?

听蝲蝲蛄叫,你就不种地了吗?


这是我母亲送给我的五句至理名言之一,

前两句和婚姻有关, 最后三句有关人生.


我的故乡是一个很独特的小城市, 非常多的人因为害怕被孤立而选择和主流趋同, 相比而言我的个性在小地方, 算是蛮独特. 当然等到后来, 我去了大城市, 才知道自己这点小个性根本不算啥, 和其他地区的人相比, 绝对算温和.

但是我幼年时期, 还是遭遇过很多次被孤立的时候, 那个时候去找母亲求安慰, 也总是换来这一句话,

"听蝲蝲蛄叫, 你就不种地了吗? 别人说什么是他们的事情, 他们排挤你, 你就不会不闻不问, 做自己的事情吗?"

母亲一直这样回答, 从8岁到18岁, 我等到的一直都是这样的答复.


蝲蝲蛄是个什么东西, 我一直弄不清楚.

也许是青蛙, 也许是某种什么样子的昆虫.

但是显然它的叫声是农人所不欢喜的, 也许聒噪, 也许令人心烦意乱, 也许会把人推向另外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但是总归地还是要种的, 不管蝲蝲蛄叫还是不叫, 该种的地还是要种的. 


母亲一直都是个我行我素的人. 也许是遗传了姥姥姥爷家那一脉的精髓, 倔强又拧, 但是关键时刻总能帮助父亲做出重要的决定.

听蝲蝲蛄叫, 你就不种地了吗?

人挪活, 树挪死, 不要害怕改变.

这孩子以后的命运, 我决定了, 送他出国. 小地方有什么好呆的? 北上广也就那么回事.


所以有的时候我内在的痞劲儿上来, 压力大的时候, 我也在想,

操, 恶心自己不如恶心别人. 老子就是突突, 也得突突死几个给我垫背.

把自己的事情干好, 其他的管它作甚.

说实话, 任何不影响升官/发财/健康的事情都不是大事. 

钱绝对是好东西, 80%的烦恼能用钱解决, 你还别不信.


越长大其实是越自私的, 其实自己以前收到的教育, 需要modified一下才能适应这个现实的社会.

人要先斟满自己的杯子, 才能顾及他人. 

付出之前先想想回报. 


蝲蝲蛄叫得再凶, 我也得种地去. 毕竟恶心自己, 不如恶心别人.

恶心的顺序是 outsider>insider>F&F.>self

好的,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这个孩子,你不用操心的. 他会纠结, 但是最终自己能够想明白"

智者是如是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