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huanglily

[莫韩][韩莫]暖春的矢车菊

夜已经深了,整个军营里还有一盏油灯亮着, 它的主人似乎注定这一夜不会休息了.

不,其实.......还有一支蜡烛.

他有话对她讲.


"还没有睡吗? 很晚了呢." 女性长官终于意识到烛光后面小透明的存在, 从堆积如山的材料里站起身来, 揉了揉眼镜后面干涩的眼睛.

"分队长, 明天是周日, 矢车菊开了, 漫山遍野, 要不要去看一看?"

深蓝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知的期待.

女人若有所思地抬起了头, "开了吗? 这么快就到春天了吗? 我以为冬天还没有过去呢.......也罢,每天都是起五更睡半夜, 天天加班, 我都已经很久没有在意过季节了."

"额, 要去吗. 分队长?"

"嗯, 放你一天假, 你去吧."

"啊, 那太好了.......我,我陪您一起去吧."


他回想起昨天他从孤儿院出来,风尘扑扑地往军营里赶,结果在门口遇到了团长大人.

两人相遇, 上官反倒先开了口, "你又去孤儿院了? 是为了那孩子?" 

"是的,团长大人."他忙不迭地跳下马, 站直身子, 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才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很好", 他的最高上司露出了淡淡的赞许, "我听说, 这些年一直都是你在给韩吉照看孩子?"

突然遭到夸奖, 下官满脸都是不知所措的紧张神色, "额.....也没有什么啦, 分队长工作一直很忙, 来不及去孤儿院, 我就每周多替她跑跑, 送点吃的穿的玩的给小孩."

"恩, 也怪我失职, 说起来......我还是他们孩子的教父."他的眼睛闪过一丝黯淡,淡淡的,这些年,已经习惯了在别人面前掩饰自己内心的愧疚, 即使偶尔有显露,也是那么一点点, 如同春日里最后的一丝柳绵, 轻轻飞过天际.

"你做得很好. 继续做下去. 她心里明白的.......你的意思."

"我, 我......"

"不用说了."他挥手制止了下官的支支吾吾. "矢车菊开了,带她去赏花吧, 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 但是, 她以前最喜欢这个."


"那可不行,"耳旁的话让他从回忆中抽离, 拉回眼下的现实, 对面的女人笑着摇了摇头, "我明天还要接着改壁外安全区的规划图, 每一笔下去都是大问题, 决定着好几千人的住房, 生活, 教育, 分配, 我得仔细推敲, 正好明天没人在, 安安静静好做事."

"唔......那好, 那我也不请假了, 陪您一起改规划图吧."

"千万别, 每周你去孤儿院已经耽误一天的休息时间了,好不容易有个周日,不能再留你陪我这个无趣的寡妇加班."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轻松的样子, 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你还是去赏花吧,记得叫上丽莎, 那姑娘很不错, 好好把握机会哦, 你也快30了吧? 家里人不着急末?"

丽莎是108期新兵里面出名的美女, 对第四分队副队长暗送秋波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他一怔,急了眼.

"分队长! 我对丽莎, 真的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我一点儿也不想结婚,现在这样就挺好,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周末还能帮您去看看孩子, 他都长这么高了, 特别好玩, 越来越像......."

"够了! 莫布里特! 回营房睡觉! 现在!"

她狠狠地撂下一句话,不再看他的脸,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

她在办公桌上迷迷糊糊地趴着醒来, 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窗外眼光明媚,果然春天已经到了.

有人为她盖了衣服, 眼镜也被摘下,放在了一旁伸手可及的位置.

她轻轻地摇摇头,试图从不清醒中回过神来, 一不留神, 看到窗台上放着一捆紫色的矢车菊,上面缠着紫色的丝带,还有一张粉色的贺卡. 旁边的早餐散发着微微的热气.

天知道这小子从哪里弄来这么少女气的东西. 

"早安,分队长! 希望您能有一个好心情. 我已经去赏过花了, 现在隔壁画您最需要的规划区科研站建设草图, 需要的话就打铃叫我哦! 莫布里特敬上"

她把贺卡拿在指尖,玩味地摩挲了很久,忍不住轻轻地吻了吻最后的那个签名.

然后,她打响了桌上的铃.










评论(6)

热度(9)